返回首页

网络文学

论坛

爱之桥

在线订阅 加入收藏
 
期刊查询
 
     
 

2005年6期   总第357

家庭上半月

家庭下半月

孩子

风韵


你的位置:首页>>警世档案>>本页

残杀45人,嗜血魔头没有父母没有家

他先后杀死了45个人,是令人发指的杀人恶魔!

在接受本刊特约记者采访时,杀人狂王强情绪异常激动:“如果拥有完整、正常的家庭,我绝不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。我恨爸爸爷爷奶奶,也恨妻子,恨所有伤害过我的人,是他们让我走上了这条不归之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肖 宁

自2000年起,在辽宁省沈阳市南北运河内,频频发生恶性抢劫、杀人、强奸案。2003年的“百日会战”中,该省公安厅将此系列案列为全省“三号公案”。同年夏天,杀人恶魔王强落入法网。2005年3月24日,恶名昭著的王强被推上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台。

今年30岁、身高仅1.58米、外表看似柔弱的王强,犯下了令人发指的滔天罪行:从1995年到2003年,先后在沈阳、开原等地杀人、强奸、抢劫34起,杀害45人!

人之初,性本善,王强并非天生残忍,究竟是怎样的家庭环境导致他变成杀人恶魔?

 

童年没有父爱,又惨遭妈妈抛弃

1990年,沈阳市火车站广场附近,多了一名衣衫褴褛、个子矮小的少年乞丐。这名少年乞丐的到来,令一直盘踞在站前的“丐帮”大为光火。他们发现,这名操着一口铁岭话的少年乞丐不属于任何帮派。几天后的一个晚上,少年乞丐正在广场附近的角落里吃东西,一伙乞丐围上去殴打他,民警闻讯赶到时,他已被打得嘴角流血奄奄一息。让民警吃惊的是,少年乞丐并没有流一滴眼泪,眼睛里有着一种忧郁和仇恨。这名新的少年乞丐,就是王强。

在派出所的办公室里,王强时刻保持着警惕,紧紧咬着嘴唇,一句话也不说。民警问他:“家在哪里?想不想回家?”王强突然大声叫道:“我没有家!求你们别把我送回
 
    没有爱的家,给了王强一颗残忍的心。
家!”在民警的耐心开导下,王强慢慢讲出了自己的身世。

1975年1月16日,王强出生在辽宁省开原市马家寨子乡杏花村。从他记事起,妈妈和他,还有弟弟,就每天都生活得战战兢兢的,因为稍有不慎便会成为爸爸的出气筒。

王强的爸爸名叫王学国,是村里出了名的恶棍,他每天除了赌博和喝酒,啥活都不干。家务和田里的农活全落在王强的妈妈刘凤霞一个人身上,但刘凤霞体弱多病,根本支撑不起这个家。王家穷得只剩下一铺炕和一口锅,一家四口经常吃不饱肚子,有时只好厚着脸皮向邻居讨点剩饭。贫穷使王学国的心情十分恶劣,他天天除了赌还是赌,赢了就回家喝酒、耍酒疯,输了就拿妻子和孩子出气。在这样的家里,王强和弟弟经常无缘无故被罚跪,一跪就是半宿。

6岁那年夏天,王强由于吃了不洁食物得了痢疾,妈妈领他到乡卫生所输液,谁知他还没痊愈,就被闻讯赶来的爸爸抓了回去。回到家后,余怒未消的王学国不仅要妻子跪在地上认罪,而且狠狠地打了王强两记耳光,嘴里还骂道:“让你花钱!死了得了!”在王学国看来,他们母子俩不该花钱看病,那些钱应该给他拿去赌博或买好吃的。

幼小的王强早已习惯了恶棍爸爸的自私和贪婪,从记事起,家里每逢有好吃的,都是让爸爸吃够了才轮到他们娘仨,剩下的也只是些残羹冷炙了。同村的小伙伴总是得到父亲细心的呵护和关爱,而王强从未感受过父爱。这给他心里留下了浓浓的阴影。

7岁那年,村里同龄的小伙伴几乎都上学了,而王强只有羡慕的份儿。刘凤霞几次壮着胆向王学国提出让儿子上学的事情,得到的却是一顿顿暴打。王学国明确地向儿子灌输他的强盗理论:“上学既费钱又没用,有能耐就去赌去偷去抢呀!”

王强一天天长大了,尽管没有读过书,但他依然很善良。一天,饿极了的他在家附近发现一只受伤的鸽子,鸽子的一条腿断了,伤口流着血,走路一瘸一瘸的,他可怜这只鸽子,小心翼翼地给它包扎,又找来食物喂它。由于怕嘴馋的爸爸发现它,他还特意把它藏在屋后的草垛后面。殊不料王学国还是发现了这只受了伤的鸽子,一把抢过它,眼里闪着贪婪和惊喜:“好菜啊!”王强满眼是泪,死死地拽住爸爸的衣角乞求:“爸,这小鸽子多可爱呀!求你,求你放了它吧!”王学国一把掐断鸽子的脖子,然后一脚把王强踹倒在地,揪着他的耳朵说:“小兔崽子,告诉你,人就得心狠,否则就他妈的活不下去!”

一年以后,刘凤霞因为实在无法忍受王学国的虐待和不可救药,坚决和他离婚了。6岁的弟弟跟了妈妈,王强则判给爸爸。刘凤霞心里很清楚,自己这一走对年幼的王强意味着什么,但她还是选择了逃离。临走前,她含着眼泪抚摸王强的头,说:“孩子,妈帮不了你。妈走了,以后,你要好好地活着,别学你爸。”王强紧紧地抱住妈妈的腿,绝望地哭喊:“妈,别扔下我,求你别扔下我啊!”可任凭他哭干了眼泪、喊哑了嗓子,刘凤霞还是决绝地离去了。

刘凤霞走出家门的一刹那,王强的心冷了。在贫穷的家里,妈妈是他唯一的依靠,如今妈妈走了,他的“天空”坍塌了。他突然记起爸爸经常说的那句话:“人就得心狠。”自私、残忍,这两颗罪恶的种子在他的心里开始发芽了。

刘凤霞带着小儿子离去后,王学国依然每天去赌博和喝酒,王强经常一个人呆在家里,饿得天昏地暗。王学国对瘦小干枯的儿子不但没有任何怜惜之心,而且觉得儿子是负担。后来,他干脆把王强扔给年迈的父母,从此不闻不问。两个老人本来就非常厌恶王学国这个不争气的儿子,对王强自然非常冷漠。

王强13岁那年,爷爷奶奶因为受不了周围邻居的风言风语,勉强将孙子送进学校。谁知王强只读了一年,就赶上爸爸打伤别人被抓进监狱,王强因此受尽同学们的歧视,最后被迫辍学了。

辍学后的日子更加难过,奶奶常常指着王强用恶毒的语言大骂:“你怎么不死呀?你活着有什么意思?早晚得和你爹一样。”长期浸泡在受虐待的家庭环境中,王强对亲情慢慢绝望了,他觉得自己就像荒草地里孤独无人问津的小草,任凭风霜雨雪肆意摧残。他暗暗打定主意:“与其在家里受尽白眼,还不如出去闯一闯。”那年,他才15岁。

 

一句“报答父母”,竟让恶魔顿起杀机

王强把追梦的地点选在沈阳,由于年龄小又无一技之长,他很快就沦落为乞丐。又由于不懂得“行规”,他遭到了众乞丐的围殴。于是,便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。

从派出所出来后,王强并没有拿着民警们凑的路费回老家去,而是继续留在沈阳。两天后,饿得眼冒金星的他被一个中年男人在垃圾箱旁拉起来。这个叫“三哥”的男人不但让他美美地饱餐了一顿,还带他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。那天,王强感动得差点儿哭了,他从小到大,还没有人对他这么好过呢。三哥告诉他,想在外面混,乞讨永远没有出头之日,只有偷才会有大出息。这时,王强还不谙世事,对偷并没有太多的概念,甚至不知道是犯罪。在三哥的鼓动下,充满感恩之心的王强行了拜师礼。从此,沈阳的街头上,多了一个少年扒手。

王强偷了几个月,除了给三哥按时进贡外,还有一些剩余。良心尚未完全泯灭的他,此时已经原谅妈妈绝情地离他而去,当得知妈妈改嫁后身体不好的消息时,他把攒下来的大部分钱寄给了她。

1991年6月,王强因偷窃钱包被抓,继而被送去劳教两年。

漫长的劳教岁月里,王强特别思念妈妈,他曾经托人给妈妈捎去信儿,说自己犯了错,希望能见妈妈一面。可一年过去了,两年也过去了,眼见出狱的日子一天天临近,他仍然没有盼来妈妈的身影,也没有收到妈妈的哪怕是只言片语的信儿。他的心彻底凉了,维系在他心底的最后一根亲情纽带就这样崩断了。他想:妈妈看来和爸爸一样狠心,他们谁都不关心我,我一定要做出点大事来让他们瞧瞧。

1993年9月8日,出狱仅仅两个月,王强便伙同四名歹徒,在沈阳市太原街旁边的胡同里,把一个30多岁的男人打倒,抢走了2万元,并成功逃脱了。这次抢劫的顺利,让他对自己的人生作出了新的打算——偷不如抢。

随后,王强找到老乡杨兴波和赵俊鹏、赵俊伟兄弟,还有表哥张百岩,说服他们跟他去“发财”。有了手下之后,王强的胆子变大了,他常常带着几个手下冒充警察,去敲诈那些谈恋爱的男女。

1995年3月的一天晚上,王强带领几个手下到沈阳市南湖公园寻找目标,发现一对20多岁的“鸳鸯”正在一棵树下搂着亲吻,他让手下把那个男青年拉到一边,自己则强奸了那个女的,还抢走了她身上的钱。事情完毕后,他命令手下把那对恋人绑在一起。王强原本没有打算杀人,是那男青年的求饶让他顿起杀机。那男青年泪流满面地哀求:“大哥,你们饶了我吧!我不想死。父母养我不容易,我还没报答父母呢!”一句“报答父母”,一点美好的人性,竟然激怒了恨极父母的王强:“报答父母?哼!他们一定对你很好吧?他们凭什么对你那么好?你凭什么活得比我好?”话未说完,他已拿刀疯狂地向对方刺去……

邪恶的火种一旦点燃,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盒子,再也无法盖上。相当长一段时间里,王强以强奸、杀人为乐。1996年3月,身背数条人命的王强被人检举,但他狡猾地仅承认自己冒充警察敲诈。当时,由于其他证据不足,他只被送去劳教三年。

1998年12月,王强因表现好被提前半年释放。可还不到一年,他就再次被强制劳教了。

2000年5月8日,王强又被放出来。当天晚上,他到以前常去的一家饭店吃饭,顺便去看看自己倾心已久的漂亮服务员小兰,和她说几句知心话。岂料知道王强无钱付账时,小兰一改往日的笑脸和温柔,大骂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还找来保安,叫他“快滚”。

王强那片没有爱的荒漠一样的心田,只有他自己的利益,他可以滥杀无辜,却不容别人伤他一根头发。仅仅因为受了小兰的气,性格极端自私冷酷的王强,又想到了以杀人来解恨。从这一天,也就是从5月8日起,到5月12日,短短的五天里,他就连续作案五起,杀死七人!

接连的血案在沈阳引起了极大震动。辽宁省公安厅、沈阳市公安局马上组织精干力量,布下天罗地网。王强如惊弓之鸟,为了不被警方发现,他决定暂避风头。

王强跑到了铁岭市郊区的一家饭馆去打工,他平时干活很卖力气,又不爱说话,所以很少引起别人注意。

2000年7月的一天,在饭馆打工的女服务员王晓芳遭到两个醉酒的有钱人调戏,所有的同事都站在一边不敢上前,王强却拿着一把菜刀冲了上去,那两个有钱人眼见王强目露凶光,吓得屁滚尿流。经此一事,王晓芳对店里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情愫。

王晓芳屡屡向王强示爱,王强虽然非常喜欢这个漂亮的姑娘,但想起自己身上背着那么多的命案,唯有佯装不懂她的心。一天,王晓芳把王强拉到一个僻静处,问:“你到底爱不爱我?给个痛快话吧。”王强嚅嗫道:“我家里太穷……”王晓芳说:“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!穷不穷我不在乎。”王强感动得一把把她搂在怀里。

 

痛恨妻子离婚,恶魔疯狂杀戮无辜

2000年9月,王强和王晓芳结婚了。结婚那天,王强看着温柔、漂亮的妻子,暗暗在心里发誓:一定要痛改前非做好人,让妻子过上幸福的生活。

一天,王晓芳突然阑尾炎发作,被送进医院,却因为交不起住院押金,医院拒绝做手术。眼看着被疾病折磨得痛苦不堪的妻子,王强心如刀绞,到处向别人借钱,但四处碰壁。情急之下,他又去抢劫了。这一次,他抢到了8000元,而且杀人灭口。王强暗暗对自己说:这次是情非得已,以后绝不能再犯罪了。

2001年夏天,王晓芳顺利产下一个健康的男婴。看着可爱的儿子,王强对妻子感慨地说:“当父亲的哪有不疼自己孩子的道理,可我爸就知道虐待我,如果我小时候爸爸能对我好一些,我也不会沦落到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下意识闭上了嘴巴。王晓芳只是看了丈夫一眼,什么也没有问。庆幸之余,王强多少感到有点失望。结婚以来,妻子从来没有问过他原来是干什么的。

为了安心哺育宝宝,能干的王晓芳辞工回家了,王强独自在餐馆里打工挣钱不多,家里的经济很快就捉襟见肘。王晓芳脾气渐渐大了,时常不经意地埋怨丈夫没用。妻子的责备,严重地刺激了王强本来就敏感的自尊心。刚开始,王强试着找别的工作来增加收入,无奈他只有小学一年级文化,又没有任何技术,试过几次都以失败告终了。灭绝人性的王强不思进取,竟然再次决定把抢劫杀人当作生财之道。

此后,王晓芳渐渐发现,丈夫的生活开始不规律了,经常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还在纸上东勾西画,然后就是频繁出差,回家时会带回很多钱。对钱的来源,王强的解释是“和朋友做生意赚的”。王晓芳对丈夫的话深信不疑。此时,她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儿子的身上,根本没时间关心丈夫。

2001年末,王晓芳在丈夫脱下来的衣服的兜里发现有女人用的钱包,凭着女人的直觉,她断定丈夫一定在外面有了女人,便和王强大吵大闹。王强一改从前的好脾气,大骂妻子不理解他,还打了她两记耳光。王晓芳的心凉了,萌生出离婚的念头。从那以后,她一心一意带孩子,对王强冷冰冰的,就像家里根本没有他这个人。

2003年2月的一天,在外呆了近一个月的王强回到家里,王晓芳忐忑不安地说出自己打算离婚。王强惊呆了,狠狠地把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,红着眼睛说:“我在外面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,为了这个家!你居然要离婚?你知道这样我会多伤心啊?告诉你,我不同意离婚!”下午,王强没在家吃饭,留下一笔钱,就气呼呼地走了,从此再也没有回家。

此后的两个月里,离婚心意已决的王晓芳多次给丈夫打电话,催他办理离婚手续,但王强始终没有同意。无奈之下,王晓芳在2003年4月1日向丹东市宽甸县人民法院单方面提出离婚起诉。7月1日,离婚判决书送到她的手里。

王晓芳单方面运作离婚的事王强并不知情,但她主动提出离婚一事却给了王强致命性的打击。在王晓芳提出离婚的第二天晚上,王强到饭店去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,他一边哭一边想:妻子狠心地抛弃了我,一如当年爸爸、妈妈抛弃我!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对我如此冷漠?

仅仅因为妻子提出离婚,残忍冷漠、极端自私的王强竟然再次以滥杀无辜来泄恨!

那天,醉了的王强醒过来,发现自己躺在马路上。他站起来,摇摇晃晃地到了附近一户人家的窗前,听见里面传出一对夫妻的欢笑声,心理极端变态的他恨意顿生:“让你们笑,我让你们死!看你们还笑不笑!”他设计敲门而入,趁男主人不备将他杀死了,然后残忍地强奸了女主人,又在女主人的身上划了30多刀才罢休……

此后,王强疯狂地杀人抢劫……一系列的血案震惊辽宁公安部门。

2003年7月14日下午,沈阳市大东公安分局刑警在王强的老家将他抓获。

惊闻儿子是杀人魔头时,刘凤霞神情悲痛,她喃喃地一遍遍说:“都怨我这个当妈的呀!如果我当初不离婚,不撇下王强不管,他绝不会走到这个地步!”

在王强被警方逮捕归案后的第四天,王晓芳从记者的口中得知前夫的恶行,顿时目瞪口呆。她一个劲儿地说:“天哪!天哪!天哪!”震惊之余,她仔细回忆了自己和王强相处的每个细节,发现王强的确有许许多多的可疑之处,但当时全被她忽视了。如果她能够仔细地问一下当年手术费的来源,如果她能多注意一下丈夫的不正常举止,如果她能给丈夫多一点关心少一点埋怨,如果她能了解丈夫的内心世界并正确引导他,如果她能及时发现并劝丈夫自首,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一桩桩血案……

2005年3月23日,庭审的前一天,杀人恶魔王强接受本刊特约记者采访。他说:“我从小在受虐的环境下长大,从不知道什么是爱,也不知道什么是家庭温暖。”在痛苦的成长过程中,他学会的只有自私、冷漠和狠毒。直至被推上审判台,他仍然对自己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没有丝毫悔意!

等待王强的是法律最严厉的制裁,而受虐少年蜕变为杀人恶魔的原因,给我们每个人都留下了沉重的思考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责任编辑:翟永存 zhaiyongcun@21cn.com

(肖 宁)

发表评论  

 
关于家庭 | 家庭新动态 | 编辑档案 | 广告信息 | 网站导航 |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 | 家庭信箱

家庭期刊集团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